165
作者:漓濼      更新:2022-08-31 22:45      字数:3161
  天香楼这里,刘同找了过来,说起李东来他这酒一经推出后,备受欢迎,不少人来了后都试着品尝一下这新推的酒类。刘同拿着账簿给他看了看收益,希望他能增加产量。

  李东来跟刘同聊过之后,那张胖脸就挂上了笑,整个人都高兴的不得了。一个是酒的推广受到好评,比以前的口感更好,要的人就多。尤其是葛爷在准备远行的当口,尝过之后告诉他要带一部分烧刀子去大梁。

  北地那边的天气,有这玩意比喝口热水都舒坦。只是限于生产制作不易,暂时只能交付一部分带过去。饶是李胖胖不太在乎能赚多少钱,可见到账簿上那白花花的银子,心里还是乐开了花。尤其是早上还得了钺哥儿的道歉,些许慰籍得到满足。那眼睛就快眯成缝了。

  “诶,这两天没出去,怎么没见到高虎他们?”李胖胖现在手里头的钱多了,腰板也硬实了,一想到以后可以豪气的跟王振廷叫板说钺哥儿我可以养他你可以吗?脑子里有这想法他就笑,只是不知道那滋味怎么样。

  “听说是钺哥儿给了他们分了件差事,所以现在这店里的活都给了下面人看着。”和风给他端来酒菜,见他问起,就如实说了。

  “啊,那这怎么突然就交出去了,那这能行吗?”李胖胖突然皱起了眉,把不跟他干系的事说得好像自己的活,问得和风翻了白眼。

  “唉,老爷,你这还没跟钺哥儿住一起呐,这你就管上了?”

  “虽然不在一起,可这银子也是我出的,他把这事交出去,那也得问过我啊,对了,你是不是很闲?”李东来见着和风除了药膳那边催一下,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,整天悠闲得不能再闲了,就这么问了出来。

  “啊,老爷,你不会是要让我去看着他们吧。”和风诧异了,这老爷怎么了?这是不爱我了吗?还没在一起就把我当成钺哥儿家的管起来了。

  “反正你一直也在这里,多一个职位暂代高虎他们,这不是很简单吗?高虎他们是有事,你没事整天闲的发慌,去,今天开始,他们那你也盯着点。”

  “啊?还真让我去啊?”和风满脸不愿意。

  “叫你去管,给你加点薪水,这可以吧。”李东来不在意的挥了挥手,就这么把事定了。

  “哎,额,是。”和风本来还想抗争两句,我是你家的,又不是他们家的,他们的事哪里用的着我管,可看到老爷那副笑脸,只好把话吞进肚子。‘唉,终究是我错付了。’

  县衙里面,张钺到了门口,正待喊一声,却被小吏暗示了下。他伸过头过去瞧了一眼,才发现王胖胖正撑着公案,国字脸闭着眼,一下一下打着瞌睡。

  “昨天来了之后,一直到现在才眯了一会。”

  “哦,”张钺点点头,就跟他一起轻手轻脚的进了屋,正要从公案上拿走收集到手里的线索,王胖胖就醒了。

  “王头。”两人一齐行礼,王振廷点了点头,尽管看得出还是有些困乏,可他还是提起了精神。

  “怎么样?那边看完了?”王振廷挥手让小吏出去,他跟张钺之间聊的,可不止现在的案子。

  “嗯,看完了。”

  “有什么发现?”王振廷喝了口水,见他凑到身边,把线索一张张全部并排摆在公案上。捕快们出去忙了一天多,收集的消息数量太多,公案上根本摆不开,只能放地上。

  张钺瞧着这样,又要分时段还要费眼神,嫌麻烦。眉头一皱,想到了一样东西。

  “可是有什么事?”王振廷跟他一起把纸条排好,见他神色,认为他发现了什么,

  “哦,没什么,就是想到一个东西,咱们这样看纸条有点费时,所以就想到了那个玩意。”张钺做出解释。

  “什么玩意?”他说的平淡,王振廷就想要看看他说的是什么。

  “黑板,咱们这样把消息都集中起来虽然可行,不过这纸条太多,一时间放乱了,再整理就比较费时。所以就想到了这个东西。到时候讲解给三哥他们看也方便。”

  “唔,”王振廷听说这样,连忙叫了小吏进来。“有方法就拿出来做做看,东西好不好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  张钺看王振廷这副架势,直接就笑了出来,见小吏听的认真,于是交代他找些东西回来。

  “臭小子,你那里···怎么样了?”小吏出去后,一时间张钺跟王胖胖两人就在厅里独处,因为张钺要看消息,王振廷要做讲解,所以两人靠的很近,难免会有些触碰。挨得近,张钺身上那种气息就让王振廷有些侧目。那晚上一番快活后清醒的鼻子闻到的就是这个气味,有种朝阳清新的气息。

  “额·”张钺有些无语,“差不多好了。”他转头看过去,正好跟王胖胖两目相对,那张国字脸就在眼前,黑亮的眼睛不住的看着他,呼出的气息声声可闻。这好像还是第一次认真的这么近看着对方,两个人一时间都停了手上的事,周遭陷入安静,气氛一下子就有些尴尬了。

  “哒哒哒,”赶过来是陈峰,他的声音让刚才陷入尴尬的两人恢复了生气。

  “咳。嗯·”王胖胖咳了两嗓子转过头掩饰脸上的异常。

  “王头,那布料,我去查过了,布庄的老板说这个布料咱们洛城买不到的,这只有在上京西市才能买到。”急匆匆赶来的陈峰擦着汗,说着自己的收获。

  “西市?那不是西域胡商开设的集市么。”王振廷皱了眉头,“洛城这么久以来,一直也没听说有穿胡服的人,看来,只怕是要查最近入关的人了。”

  “这卫国已经能通行西域了?”张钺有点懵,据他知晓,这现在的国家除了卫国之外,还有北边气候冷冽的大梁,南边常年不见雪花的后陈,西面川南前赵,东临碧海的大越,占据神州中央的中周,更有不少小国,不过已经经过数年的诸侯征伐,有些小国已经成为了过去。光是这神州大地上的国家势力就让张钺彻底抛弃了自己的历史,眼下又出来西域了,这尼玛到底是个什么时代呀···。

  “钺哥儿,我们这卫国不少东西都是从西域过来的,徐家的香料就是其一。还有一些东西、珍奇异兽什么的,也会随着一些商队过来,只不过上京那里的繁华,我们这小地方那可比不上,在上京,西域早就流传开了,听说还有胡姬跳的肚皮舞,很受人喜欢,只是我们没那福气看了。”陈峰一本正经的回答,他之前跟张钺在一起的时间里,钺哥儿好像知道不少东西,可他奇怪的是,这当前神州大事,他好像并不了解。

  “哦,”张钺点点头,“那这么说,看来真得查查近期入关的人了,至少,以前没出过这种案子。”

  “嗯,跟兄弟们说一声,问问巡城的兄弟,近期入关有没有特别的人。”王振廷摆手让陈峰出去了,他这一句,让张钺想起了前晚找他想问的事。

  “对了,”张钺一想问这个事,就想到那晚上发生的事,

  “嗯?怎么了?想问就问。”王振廷撩起衣袍,将数个线索归类分别,眼神专注的查看。既然多了一条线索,可能前面查到的地方就有了遗漏。

  “你有没有兄弟啊?堂兄啊?外甥什么的?”王振廷有些疑惑的看着张钺,怎么突然就说起了这个事。

  “前天晚上,我在街上看到一个跟你很像的人,要不是语气跟体型有些细微区别,我差点就以为那是你。”张钺不好意思把认错人上门抓奸的戏码讲出来。就打算这么说过去算了,不过王振廷听后倒是愣了一阵,场面一时沉默,让张钺不小心碰了他两下都没回过神。

  “唉?唉?”发觉他的不对劲,张钺伸手晃了晃。

  “嗯?”王振廷见着一只手伸在面前,眼神从茫然中恢复精明。“臭小子,你皮痒了?”

  “哎哎,没有没有,这不是有些发现想跟你说一声吗,看你半天没回神,就··嘿嘿。”张钺觍着脸,心虚的收回手。

  “什么发现?”王胖胖的注意力转到案情上面,让张钺又是放心又是惋惜捡起了之前的话题。

  “这个要取地图拿来看看。”张钺翻了那些线索后,脑中想起小时候看《警笛》这个刊物的一个案子。

  “要哪一张?县志?城防?水文?”王振廷立刻就走到档案架边,在档案架上的卷轴堆面前站定。

  “城防图就行了。”

  王振廷随手就从架子上抽了一卷,走了过来在张钺面前放下平摊后一笑,正是城防图。他抚摸过这有些发黄的图样,“当初初来乍到,许多不熟的地方都要自己来,这上面每一处地方都仔细的看过。”

  “原来他不是靠天份,是勤奋。”张钺看着他那只带着茧子的胖手从发黄的图纸上滑过,有些失神的看了看他那张脸。不过,张钺马上就回过神,‘案子重要,把案子破了,咱再跟他讨点利息,嘿嘿。’

  “先说赵三。”张钺从边上拿出一张纸片放在城南水平庵,“他在福康坊跟人聚在一起。”

  又是一张纸片在城西福康坊落下。

  “家住城东芙蓉坊。”第三张纸片放下,王振廷看着地图上放好的三张纸片,眼神凝重似乎抓到了什么。